【本周話題】你想和前任說的一句話

有人說,遇見是兩個人的事,離開卻是一個人的決定。 ? 前任是個特殊的角色,ta曾在我們生命中出現又離去,帶給我們的有快樂、有成長、有痛苦、可能還有難以磨滅的傷疤。 有的人難以從上一次關系中走出來,有的人則能夠灑脫地和前任說拜拜。 ? 時過境遷,現在的你回首往事,是否會有些話想要對前任說呢? ? 在評論區留下你想對前任說的一句話??,然后起身擁抱新的生活吧! ?

1497 閱讀

如何改變對不熟的人可以處理的很周到,對熟悉的人總是傷害的狀況?

如何改變對不熟的人可以處理的很周到,對熟悉的人總是傷害的狀況? 首先我們可以從人際關系層次的角度來為分析一下。 ? 心理學認為,越是與親近的關系層次交往時,越是不需要“禮貌”來拉近關系或者維系感情。 ? 簡單來解釋一下,人際關系層次。人際關系是一個從內向外輻射的系統,親密關系是我們最內層的核心關系,如與家人和戀人的關系等可以稱之為微系統,其他依次向外輻射,如親戚朋友關系等中系統,社交關系,工作關系等外系統。 ? 我們與不同系統關系打交道的方式本來就有所不同,越是向外部的關系越需要我們調動防御,借助人際功能去維護,因為外部系統的關系在情感上的親密度并不穩固,我們與同事的情感親密度肯定不如與死黨好,與熟人的關系更次之。 ? 在外部社會關系內,我們的情感參與程度低,需要用人際技巧和社會面具來拉進距離,促成溝通,這是自然的。 ? ? 回想下小時候,孩子被大人教導禮貌的時候,常常是面對親戚朋友和鄰居的時候,而這些人,叫做“社會關系”。 ? 很少有大人教導孩子要對媽媽禮貌一點,或者對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禮貌一點,吃飯的時候要請媽媽先動筷子,回家的時候要先對媽媽打招呼:您好,我回來了。或者睡覺前要跟媽媽說:媽媽您辛苦了,請您休息吧。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 因為爸爸媽媽和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這些都屬于“親密關系”,在親密關系范圍內,感情是天然自有的,不需要客套,孩子跟媽媽哭鬧,跟爺爺奶奶要糖吃,跟爸爸打著玩兒,這都屬于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 在親密關系中,我們不需要太多偽裝,人是放松的,情感是流動的。“禮貌”這個外部的規范模式,是用來在親緣關系較疏遠的情況下建立聯結,實現友好交流,便于進一步強化關系。概括來說,不太親近的關系,需要用禮貌拉近一下關系;上下級的關系,需要悠著點,觀察對方需求,遵守基本規則。在不能自由發揮的關系內,我們需要規范行為,按照具體情境和所處位置禮貌社交。 ? ?親密關系更容易讓人“放肆” 在親密關系內,我們的情感安全度更高,人更放松,防御系統自然降低戒備,更重要的是,我們對被關注的渴望和對被照顧被理解的愿望會自然被釋放出來,我們的負面情緒也會不由自主地發泄。 ? 在安全的關系內,我們會更輕易地發脾氣和攻擊他人,因為知道對方是安全的,不會像外人一樣對我們產生過度的報復,也就是說,代價最小。 ? 同樣,在安全的親密關系內,我們的人際邊界意識會降低,即不把對方當獨立個體看,而是看成我們情感和愿望的對象。 ? 親密關系內最容易不分你我,而許多的沖突均來自這個“不分你我”,它意味著我們容易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想法和情緒投射到對方身上,按照我們的意愿去揣測對方,把我們的“內心戲”當成關系中的現實。 ? 但在外部關系內,我們的人際邊界是相對清晰的,不把對方太當自己人,投射的程度會有所收斂。 ? 親密關系之所以成為沖突矛盾的重災區就是因為我們我們會不自覺地投射,更多地忽略對方的真實想法。我們更愿意相信對方知道我們內心所思所想,不需多說,對方即知道我們的內心想法。關系越近,這種期待就越多。 ? 如果說外部人際關系需要我們“穿衣服”作防御的話,親密關系則更像是脫衣服。在外面要穿好衣服,甚至要穿西服打領帶,穿上正裝,人說話的方式和儀態自然會不一樣,正裝暗示著我們的特定社會形象,需要形象管理。 ? 而親密關系則更像是脫下西裝換上家居服,甚至赤裸相對。脫了防御之后,我們的本能和原形均會自然膨脹出來。 ? 小時候尚不會說話時,媽媽會懂得我們的特殊語言和表達,會通過看我們的臉色和表情動作就猜到我們是不是不高興了,不舒服了或者生病了,然后幫我們處理問題。 ? 她懂小嬰兒的意思,無微不至地呵護孩子,而孩子不需要做什么回報。這是親密關系的原型,我們內心仍會留存這種潛意識愿望:你不是別人呀,你為什么不能對我更好一些,不能做到更好呢?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在你面前當然要彌補一下。 ? 這是內心小孩的愿望,孩子希望被愛和被包容。 ? ? 但我們內心也仍有成人的功能,即明白關系中的交換原則。大了以后就明白,關系中并不存在無條件的付出或無條件地索取,我們的付出和給予通常保持一個平衡。 ? 交換原則意味著:我用我希望被對待的方式對待你。我希望得到尊重,我會尊重你;我希望得到善待,我會善待你;我不僅關注我的需求,也看到你的需求。我不會把你當成一個無限制的情感ATM,只取錢不存款。 ? 那么接下來我們就來講一下,如何在親密的關系中營造彼此舒服又互相支持的關系氛圍? ? ?在親密關系中保持邊界意識? 再親密的關系,也依然你是你,我是我。我們也許很像,很投緣,很要好,很相愛,但我們終究不是一個人。我們的想法很可能不同,想要的東西不同,性格不同,偏好不同等等,這是多么正常的,我們不是對方的影子,對方也不是我們的鏡子。 ? 1、難道我們以為的就是我們以為的嗎? ? 察覺自己的投射。簡單的現實檢驗原則:如果你認為事情是這樣的,在發脾氣或采取行動之前,暫停一秒鐘,問一下對方的想法。 ? 比如你下班回家發現家里地板上堆了一攤垃圾,一定是熊孩子搞的事!你瞬間氣貫長虹,在使出洪荒之力怒吼之前,先簡單問一句:這是怎么了?也許熊孩子會告訴你,他在做一項什么什么“實驗”,本著科學探索精神把包裝箱做成了一個“太空堡壘”,然后興沖沖地展示給你看他的“成果”----就是你看到的那堆破爛兒。 ? 你有機會知道,你以為的搗蛋其實是孩子興奮地向你展示的“收獲”,雖然你的內心在吼叫,但當你給了孩子一個解釋自己的機會之后,你會明白那堆破爛兒對孩子的意義,避免了一聲怒吼所帶來的負面效應,增進了親子關系。 ? 雖然你的內心在滴血,但是你們可以以另外一種方式討論如何將“太空堡壘”送到樓下的宇宙垃圾中轉站,而不用直接上演星際戰爭。當然,也有可能孩子就是搞出了一堆垃圾并且一副逃避責任心不在焉的樣子,那么你隨意吧,沒誤會,沒毛病。 ? 2、表達你的愿望,而不是要求 ? 把“你怎么這么笨?你怎么這么懶?你怎么這個忙都不肯幫?”這樣的日常口頭指責,換成自己的愿望,“我想請你幫我看看作業,我想每天多做幾次練習,我想讓你跟我一起練習好不?” ? 愿望與要求不同,愿望不帶有強制性,沒有壓迫感。愿望并非要求對方一定接受,而當對方感到沒有壓迫感的時候,也就不會有敵意。當我們表達自己的愿望時,隱含的意思是:這是我個人的愿望,但我尊重你的選擇。 ? 3、聽聽對方的想法,試著理解TA的溝通方式 ? 我們的語言和行為背后通常有相應的動力驅使,與其在言語上糾纏不休,不如聽聽彼此的想法,我們的動機是什么,我們溝通的目的是什么。 ? 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當我們的動力相似,言語的表達錯位便不再那么重要。很多時候,我們說的話跟內心的想法是脫節的,甚至背道而馳。明明擔心他太晚回家不安全,嘴里卻說的是:你怎么每次說話都不算數,明明說好了八點到家的! ? 如果對方能明白你的動機是關心和不安,他也許就不會對你語帶諷刺太在意。對一個人了解越多,你越能理解他的溝通方式,也就是說更明白他表達的背后情感是什么。很多人并不習慣親熱地表達關切,他們也許會用故意生氣的語氣來表達關心,聽出“畫外音”,忽略細節,你就不會太苛責。 ? 4、溝通沒有輸贏 ? 能稱得上親密關系的人,都是我們的至愛親朋,這樣的人并不那么多。 ? 當我們經過人生的低谷,經過磨難挫折之后,會明白這種情感有多么珍貴,人與人之間真摯的情感,既罕有又美好,值得我們用心去保護。當你在生活的沼澤中奮力前行時,有至愛親朋在你的身后,做你的護盾,做你的社會支持網,在你跌倒的時候不唾棄你,并且接納你。這是我們最好的禮物。 ? 當你明白了這些,我想我不需要再解釋為什么溝通沒有輸贏,因為我們所有與親人好友的溝通,都是為了能更好地在一起。

1449 閱讀

在別人的問題面前,我們都是情感專家 | 如何像安慰朋友一樣有效地安慰自己?

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經歷:分析朋友的感情頭頭是道,自己面對感情問題的時候就不知所措。 ? 朋友想脫單,你馬上就能列一個候選人名單;朋友想告白,你變身韓劇編劇,為 ta 設計場景和臺詞;朋友和伴侶鬧矛盾了,你馬上替 ta 分析事情前因后果,總結經驗教訓。 ? 更可氣的是,你以為自己無懈可擊,對方卻總能找到反駁你的理由: ? “但是我真的覺得……” “但是 ta 確實是……” “可是這一次……” ? 真令人恨鐵不成鋼是不是! ? 沒關系,當你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去和朋友商量的時候,你們的角色馬上對調。 ? 給朋友出謀劃策的你 |《請回答1988》 ? 今天我們就來分析一下這個神秘現象的原因,并探索如何轉換思維方式,將對待朋友的智慧也應用到自己身上。 ? ?母胎單身也能當好情感專家? 心理距離的神秘力量 ? 對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們更容易被困在細節和情緒中。 ? 根據解釋水平理論(construal level theory),我們在分析朋友的問題的時候體現出了更高的解釋水平,也就是說,我們更關注整體、核心、抽象本質;而在思考自己的問題時,我們容易表現出更低的解釋水平,更關注細節、表象、具體內容。 ? 舉個例子。你有沒有暗戀一個人的經歷?暗戀一個人的時候,你會密切關注 ta 的一舉一動,不斷問自己: ? 我的新發型 ta 看到了嗎?Ta 會喜歡嗎? 今天遇到 ta 是偶然嗎?還是 ta 也想遇到我? 今天 ta 好像不太想和我說話,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 ta 對我沒興趣? ? 看,這就是解釋水平過低的表現。 ? 求朋友出謀劃策的你 | Tenor ? 這時候,一些心直口快、不怕得罪人的朋友可能會說:醒醒吧你,ta 從來沒有主動和你說過話,你沒發現嗎? ? 直擊要害。這位朋友體現了很高的解釋水平。 ? 怎么提高解釋水平呢?主流理論認為,解釋水平主要隨心理距離變化,增加心理距離能夠提升解釋水平。心理距離就是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覺得這件事和自己有關系,在這個意義上,朋友的事就比自己的事更“遠”,一年后的事就比明天的事更“遠”。 ? 有一個簡單的辦法就能增加心理距離,那就是—— ? ?“鹿小葵,加油!”? 不開玩笑,這個辦法真的有用 ? 用第三人稱稱呼自己聽起來很中二病,令人想起“鹿小葵加油”、“我龍傲天絕不認輸”之類的尷尬場面,或者是日本動漫里的賣萌場景。但是,密歇根大學的 Ethan Kross 教授等人發現,用第三人稱談論自己能夠拉開心理距離,幫助我們更好地應對負面情緒。 ? 《是,尚先生》 ? 在 Kross 教授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安排被試和一個陌生異性對話,要求他們盡量給對方留下好印象,并告知被試這段對話會被錄像,由專業心理學家打分評估他們的表現。 ? 在等待的時候,被試被要求認真體驗自己對任務的焦慮,其中一半人被要求在思考的時候采用“他/她”或者名字來指代自己,另一半人沒有收到這個指令。 ? 研究發現,用第三人稱思考的被試更傾向于把任務當成積極的挑戰,任務得分也更高;他們能更好地應對社交焦慮,對自己的表現更滿意,并且在任務結束后更不容易反復回憶任務過程?[1]。 ? 圖:Queer Eye ? ?像對待朋友一樣對待自己吧? 聰明才智光用在別人身上太可惜了 ? 心理距離近的事件更容易激發我們的情緒。如果我們過度關注自己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反復思考事件對自己的影響,我們就容易陷入情緒的漩渦。 ? 去年的一項研究發現,焦慮的人會縮小與未來的心理距離,抑郁的人會縮小與過去的心理距離[2]。還有許多研究證明,抑郁與過度關注自己之間存在很強的關聯。 ? 為了改變這種狀況,我們需要“后退一步”,拉開心理距離,從更高的解釋水平上分析問題,這也是認知行為療法中的常用手段。 ? 下面介紹一個實用的小練習: ? 在想到某個負面事件的時候,或者為未來擔憂的時候,試著用“ta”、自己的名字或者某個昵稱來稱呼自己,對自己描述事件內容和自己的感受,多問問自己:ta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受?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 如果你想描述當時的場景,也要試著從旁觀者的角度描述,有心理學家將這種視角稱為“墻上的蒼蠅”。 ? 你可以用幾分鐘時間在頭腦中默默想象,不過把想法寫下來可能會更容易一些。 ? 這種思維方式可能不太容易掌握,不要氣餒,多嘗試幾次。 ? 圖:Giphy ? 通過切換到第三人稱視角,我們就能更好地區分事實與想象,識別自己那些不理性的想法,然后反駁它或者忽略它。 ? 那些焦慮和抑郁的情緒或許不會很快消失,但是我們可以學會與它和平共處,不讓它干擾自己的行動,就像很多人感冒的時候也會堅持上班那樣——我們不鼓勵這種做法,但是對待負面情緒的時候,我們可以有同樣的態度。 ? 這時候,你就有機會像對待朋友那樣,給自己一個擁抱和幾點建議,告訴 ta:加油,你可以的。 ? 你將收獲一個最棒的朋友,并且 ta 會永遠陪伴著你。 ? ? 參考文獻 1. ?Kross, E., Bruehlman-Senecal, E., Park, J., Burson, A., Dougherty, A., Shablack, H., . . . Ayduk, O. (2014). Self-talk as a regulatory mechanism: How you do it matter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6(2), 304-324. 2. Luca Rinaldi, Francesca Locati, Laura Parolin & Luisa Girelli?(2017)?Distancing the present self from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Psychological distance in anxiety and depression,?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70:7,1106-1113 ? ?

10082 閱讀

“你將我雕塑成了最好的自己”| 戀愛中的米開朗基羅效應

在親密關系中,你是否常常覺得疲憊,明明自己付出了很多,卻好像并沒有被對方所重視?其實,經營一段讓雙方滿意的親密關系有時候比我們想象得更困難,但也可能更簡單。今天,我們想與你分享Sara Eckel發表在《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上的一篇文章,通過6個故事,結合心理學專家們的建議,來帶你尋找通往幸福親密關系之路。 ? ? ??故事.01?? Wendy&James: “我在瘋狂地工作,而他好像在出軌。” ? Wendy常常感到壓力十足,繁重工作使她不知所措。她在早餐桌上回復郵件,晚上主持網絡研討會,絲毫沒有一點休息時間。每當她的丈夫James要求她停止工作,好好享受他給她做的午餐,或者和小女兒出去散散步時,她都感到非常沮喪。但是,作為家庭收入的主心骨,一位事業女性,除了24小時不停工作,她別無選擇。當一頓自己精心準備的飯菜被放在一邊,或是很快在電腦屏幕前被吃掉時,James覺得自己被完全忽視了。Wendy說:“我當時在瘋狂地工作,而他好像在出軌。” ? 這種相互抱怨的循環在不斷升級,直到這對夫婦去尋求治療師的幫助,帶領他們克服那些潛在的困難——她那認為自己需要養活每個人的根深蒂固的觀念;以及他對被拋棄的恐懼。他們還找到了一些合適的方法來緩解他們之間的分工不平衡。James在照料孩子和做家務中已經做出巨大貢獻,但這些平淡無奇的工作常讓他心煩意亂。Wendy利用她的創業技能,幫助他在家鄉哥斯達黎加成功地經營了一個沖浪營地,現在他們已經搬去那里半年了。 ? 不同于以往的相互消耗型的關系,他們建立起了一個互相支持的系統。現在,他們有不被工作打擾的就餐時間,每日清晨的徒步,和兩個蓬勃發展的企業。“以前,盡管他也在照顧我,但我總覺得他是我的責任,”Wendy說,“雖然我沒有讓他幫助我,但他教會了我如何接受幫助。” ? ? “相互感知工具”: 幫助伴侶也是幫助自己 ? 通過承認和接受對方的幫助,Wendy和James使用了匹茲堡大學的心理學家Edward Orehek所說的一種“相互感知工具”(mutual perceived instrumentality)。Orehek教授與同事的研究表明,當伴侶們對彼此都有幫助時,他們會對他們之間的關系更滿意。盡管他們承認“工具”(instrumental)這個詞聽起來很讓人討厭。 ? “當你把伴侶看作一種工具,來實現你想要完成的事情,會讓人覺得有些無情。”他說,“如果你想利用一個人來獲得經濟上的成功,這確實很冷酷。但如果你想通過一個人來感受愛和關心——想想在跑馬拉松賽場上互相祝賀的朋友,或是在葬禮上互相擁抱的兄弟姐妹,這聽起來更溫暖、更有同情心。” ? Orehek教授說他的妻子也常想幫助他。給你的伴侶一個幫助你的機會,比如讓ta給你一些建議或在其他方面的支持,ta會感到很開心,感覺就像收到了禮物或關心一樣。“人們想在他人或自己的眼中,成為一個有用的人。”Orehek教授說,“當你對另一個人有所幫助的時候,你將體會到成就感,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 ? 米開朗基羅效應: “和ta在一起讓我成為了最好的自己。” ? 通常在研究中,我們會將人實現自己的目標看作一件非常個人的事情。但日常經驗表明,他人的影響會促進或阻礙我們的進步。如果你想每天早起,你最好和一個晚上10點就能關燈睡覺的伴侶在一起;如果你想成為一個素食主義者,你的伴侶對豆腐和牛排的感覺也可能會對你產生影響。 ? ? 研究人員正在驗證這些影響。華盛頓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和一位既有條理又可靠的人結婚,將會幫你在未來得到更高的工作滿意度和收入。德國科隆大學的Wilhelm Hofmann教授的研究表明,更高的親密關系滿意度,會提高人們在追求目標時的控制感。Hofmann教授認為,穩定良好的關系能使人們更容易集中精力。他說:“當人們對日常生活感到穩定和可預測時,他們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以取得成功。” ? 費城的臨床心理學家Judith Sills表示:“我們極大程度上被周圍的人所影響著。”一個關于社會傳染的研究表明,一個人是否會變得肥胖或戒煙成功,與朋友和家人的習慣有很大關系。 ? 以色列海法大學的教授、《愛的弧:我們的浪漫主義生活如何隨時間變化》(The Arc of Love: How Our Romantic Lives Change Over Time)一書的作者Aaron Ben-Ze'ev認為,根據一個叫做米開朗基羅現象(Michelangelo Phenomenon)的過程,他人對我們的看法和行為,可能讓我們更加接近我們想要成為的人。 ? “正如米開朗基羅把他的雕塑過程看作是發揮石材的潛力,將他們塑造成理想中的樣子。”Ben-Ze'ev教授說,“親密的伴侶互相雕刻,使每個人更接近理想的自己,從而使彼此的最好一面顯現出來。”在這樣的人際關系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的成長和進步。正如我們常說的:“和ta在一起讓我成為了最好的自己。” ? ? ?故事.02? Erin&Chris: “和她在一起后,我發現了自己的特別之處。” 我們的伴侶也可能將我們塑造成自己預料之外的樣子。在Erin年輕時,她認為自己是個中規中矩、平淡無奇的人。她是一名費城的社區組織者,常在跳蚤市場買衣服,住在一間沒有電視也沒有空調的小公寓里。去餐館時,她常喝自來水,因為對于她來說,點冰茶或果汁有些太奢侈了。 ? 23歲時,她遇見了妻子Chris。Chris讓Erin看到了自己全新的一面——雖然她以前只和男人約過會,她如今發現自己對女人也很有吸引力;另外,她也察覺到自己對昂貴香檳和時髦內衣的興趣。“我曾認為自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和她在一起后,我發現了自己的特別之處——比如我喜歡冒險,也有些虛榮。她用和別人不同的眼光看待我,而我也越來越接近她心中的樣子。”現在Erin和Chris以及她們的兩個女兒一起住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市。 ? “行為確認”原則: 他人的期望會激活你的優點 ? 倫敦大學心理學家Madoka Kumashiro教授對米開朗基羅現象進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并表明它的基礎是一種叫“行為確認”(behavioral confirmation)的原則,就像很多研究中已被證實的“教師對學生成績的期望會影響學生的學業成績”。她說:“如果有人相信你具有某些特質,他們則更有可能從你身上誘導出這些品質、特征和行為。” ? ? Kumashiro教授舉了一對夫妻的例子。在這對夫妻中,丈夫認為妻子很幽默,他常因她的笑話而發笑,并鼓勵她把這些笑話講給別人聽。“隨著時間的推移,妻子確實成為一個更有趣的人,即使丈夫不在身邊,”她說,“她知道什么樣的笑話可以讓別人發笑,當她講述時,她感到很有自信。”但如果她丈夫覺得她不那么有趣——他不因她的笑話而發笑,甚至要求她不要再說下去,她可能會變成一個膽小的人,即使丈夫不在身邊。 ? 當然,這并不一定說明這個丈夫是一個不好的伴侶,他也許可以讓她展現出其他方面的優秀品質,比如努力工作或負責任。和雕塑家一樣,伴侶并不能為你憑空創造出一些品質——他或她只是激活了你已經存在的品質。“為了更有效率地雕刻一塊石頭,雕刻家不僅需要知道ta想把石材變成什么樣子,也必須了解石材本身固有性質,并必須避免那些可能的紕漏。”Kumashiro教授說。 ? ? ? ?故事.03? Hayley&Marlan: “互補的你讓我懂得善待自己。” ? 紐約的教育顧問Hayley Downs有時會擔心丈夫Marlan對她無條件的支持會助長她的懶惰——如果她對丈夫說她累了,丈夫便會讓她別再運動了。 “他常對我說:‘你肯定累了。你今天很辛苦。不如去躺躺?我去做晚飯吧。’他對我如此寬容,這會助長我那些不太好的品質,讓我變得懈怠。” ?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Downs意識到,Marlan的溫和性格與她的苛刻性格形成了一種很好的互補。“如果我說我要跑兩英里,然后跑一英里。我回家后會說,‘我只跑了一英里。’他會說,‘你已經跑了一英里了!你真棒!’他總在鼓勵我。”Downs以前認為丈夫是在幫自己找一個臺階下,實際上他是在鼓勵她善待自己。 ? Kumashiro教授說,在良好的關系中,伴侶可以是對方性情良好的互補。一個工作狂可能想在星期天遠足之前趕完她的報告,但是如果她隨和的伴侶可以說服她關閉筆記本電腦,穿上旅行靴,她可能會在一周內更有效率地工作。 ? ? “自我監管外包”: 伴侶的支持讓你更有干勁 ? 我們的伴侶不僅會影響我們目標,他們還會影響我們如何為這些目標努力。杜克大學心理學家Gráinne Fitzsimons和耶魯大學心理學家John Bargh的研究發現,讓一些本科生在測試前先想一想自己的母親,他們在測試中的表現會優于對照組。在另一個實驗中,在測試前被要求想一想自己好朋友的參與者,會比被要求想一想同事的參與者更愿意參加第二項實驗。 ? 然而,想著心愛的人并不總能讓你更加努力地工作——Fitzsimons教授和西北大學的Eli Finkel在隨后的一項研究中發現,想著他人對自己的支持,會讓實驗組變得不如對照組負責任。作者們將這種現象稱為“自我監管外包”(self-regulatory outsourcing),盡管這種現象可能會產生負面的短期后果——比如削弱伴侶因健身偷懶而產生的負罪感,但如果他們能夠在長時間里最大化這種自我控制資源,這個共享監管體系最終仍將使伴侶雙方受益。 ? ? ? ?故事.04? Brooke&Christopher: “在我擅長的領域幫助你,滿足感加倍。” ? Brooke和她的丈夫Christopher有著十分融合的目標和價值觀。他們都喜歡和孩子們一起享受生活,都想成為優秀的作家,并擁有穩定的收入和良好的健康保障。至于不喜歡做的事情也一樣——他們討厭做家務。她說:“我們每天想做的事情很多,可又有很多其他必須做的事情。”“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 為了確保妻子能注意到他做了許多家務活,Christopher運用了他作為專業營銷人員的技能,每次掃完地或倒完垃圾后,他都會極力宣揚他的“豐功偉績”。這激怒了Brooke,她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控訴丈夫“自我服務宣傳”的文章后,發現許多其他夫婦也有類似的沖突。她說:“我的祖父母總是各司其職,而我們這一代人是如此的不同。” ? 通過一位婚姻顧問的幫助,他們認識到,他們需要一份“家務合同”——Brooke負責洗衣,Christopher負責洗碗。當他們平分家務后,他們有更多時間專注于他們共有的強項——寫作。Christopher有著優秀的推廣技巧,而這種技巧在他和Brooke一起為她的文章進行頭腦風暴時尤其有用。他明白,在某種程度上,作為一個理解她的同行,他可以與她一同面對寫作生涯中起起落落,如出版商的拒絕等。最重要的是,當Brooke在紐約時報上刊登了他的事件后,他愿意承擔相繼而來的尷尬并繼續支持她。因為他覺得,作為一個有才華的作家,他妻子的聲音應該被大眾聽到,即使這會犧牲他的個人利益。 ? ? 在市場營銷的領域中,Christopher很想幫助別人,因為這是他自己所看重的方面。原因很簡單,匹茲堡大學的Orehek教授認為,我們通常愿意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幫助別人,這會讓我們感到個人價值的實現。比如“如果你的伴侶喜歡做飯,你讓ta做一頓精美的大餐,ta就會從中獲益。”Orehek教授說,“但如果這不是他喜歡做的事情,那一切就不同了。” ? ? ? ?故事.05? Cole&wife: “如果想要表達愛,就用她想要的方式去愛她。” ? 但有時候,如果在特定場景沒有尋求伴侶的幫助,親密關系的滿意度就有可能會下降。音樂家Adam Cole有些不滿妻子聽到自己為她所作的歌曲時對方的反映,他說:“這些年來,我給妻子寫了12首歌,她也很喜歡。但一次次的,我為她寫那些我認為很重要的歌曲,她似乎并沒有共鳴。雖然她欣賞這首歌,但對她來說,這首歌對她的意義和對我的意義不同。”他說。 ? 妻子的冷漠態度使Cole受挫。他試圖向她傳達一些信息,但她沒有接收到。然后他發現,如果想要增進和妻子間的情感紐帶,他需要嘗試傾聽。他說:“我意識到,如果我想要表達愛,那就應該在她需要愛的時候滿足她。對她來說,那種表達可能比寫歌更能讓她感受到被愛。” ? 隨著時間的推移,Cole逐漸意識到妻子不加掩飾的直率性格也會給他帶來好處。比如,有時候當Cole忙起來時,他可能會變得很煩躁,對他人刻薄,這時妻子便會提醒他,雖然話語有點扎心,但都對Cole很有幫助。他說:“我寫歌是為了幫助自己成長和發展,并與人建立聯系。妻子對我做的一切也是在幫助我成長及和他人建立聯系。但因為與音樂無關,對過去的我而言可能有些難以接受。” ? 期望VS現實: ta的付出不應被忽視 ? Andrea Brandt是一位在加州圣莫尼卡執業的心理治療師,她回憶起與一對夫婦一起工作時經歷:丈夫為能夠修復房子外觀而感到自豪,“但他的妻子并沒有真正注意到這一點。她認為,只需要通知勤雜工來做就行了。她沒有意識到這會傷害丈夫的自尊心。”Brandt說。改變這種行為以后,她更加懂得尊重丈夫的付出了。 ? Orehek教授認為,大多數人都不太善于識別我們所愛的人對我們的幫助。例如,當本科生們被問到他們的父母為自己提供了怎樣的幫助時,很少有人提到任何和經濟支持有關的事情。但是,在他們填寫了一份調查報告后,他們評估了父母對他們在各個領域的幫助——比如健康、休閑,以及財務方面。Orehek教授說:“一旦你加上經濟支持這個選項,他們當然會意識到,‘哦,是的,我父母幫我交房租。’” ? 他建議你可以認真思考一下那些伴侶的默默付出,比如修剪草坪或輔導孩子寫作業。這可以幫助你更深入地了解你的伴侶對你的成長發展做出的貢獻——并將注意力從你希望ta做的事情上轉移開。 ? ? ? ? ?故事.06? Erin&Chris: “你是我的榜樣。” ? 在2015年的一篇關于目標相互依存的論文中,Fitzsimons教授和Finkel教授得出結論,和別人合作時,人們更有動力朝著一個目標努力。他們列舉了一些研究,其中包括一群人共同減肥的項目,以及一個多人參與的單詞解謎實驗。 ? 和伴侶一起追逐個人目標可以幫助你們關系變得更加緊密,也能提高你成功的可能性。然而,Orehek教授指出,要使之成為一種溫暖的互動,前提是讓伴侶感到自我價值的實現而非被利用,他們必須是自愿同意提供幫助,并且他們的付出也將得到認可。 ? 伴侶間的互相幫助不一定很明顯,他們會下意識地幫助對方。Erin的妻子本是一個喜歡冒險而浪漫的人,但在Erin成為全職母親,在家照顧兩個女兒之后,她變成了一個冷靜的實用主義者。在一定程度上,這是由于撫養孩子給她帶來的巨大責任,但她也注意到,她的妻子并沒有完全承擔起作為家長的責任。這是主要是因為Chris是一名律師,她的主要工作是掙錢養家,另外,她還需要騎自行車去上她的巴西柔道課。 ? 起初,Erin對Chris很不滿,因為她將養育孩子的責任全部留給了自己。但在一次沒有孩子的巴黎之旅中,Erin在離開了圍著孩子團團轉的生活后,發現了新的可能性。她不再抱怨Chris,而是試著跟隨她的腳步。“我意識到我也可以變得像她一樣。” ? 當她們回來時,Erin開始為自己尋找新的發展空間。她開始獨自或和朋友一起去旅行,找了個保姆來照顧孩子,租了間辦公室,重拾寫作事業,現在她已經出版了她的第一步作品——《為你放棄一切》(Given ?Up for You)。 ? 當Erin開始追隨Chris的腳步,她們不再爭論誰獲得了更多的獨處時間。Orehek教授說:“你的伴侶可以是你自我發展的一個榜樣。” ? 伴侶同時也可以是一面鏡子。Erin說她不想變回25歲時的自己。母性改變了她,她對此也很高興。同時她很感激Chris,即使當Erin正在洗嬰兒的連體衣和奶嘴時,Chris也沒有忘記Erin曾是那個敢于冒險的年輕女子。她說:“她依然把我當做從前那個少女,盡管我覺得成為母親已經改變了我,但在她的眼中,我并沒有變。” ? ? Chris幫助Erin整合了狂野少女和慈愛的母親這兩個身份,并形成了新的自我認同。Erin說:“我不想變回從前的自己,也不會只停留在母親的身份上。現在,我正在變成一個新的自己。” ? ? References Eckel, S. (2019, January 2). The Michelangelo Effect. 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intl/articles/201901/the-michelangelo-effect ?

1893 閱讀

“把愛像松果一樣囤起來” | 不愿意付出愛的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一個朋友告訴我,她覺得男朋友好像從來沒有愛過自己。 她對男朋友非常好,但男朋友卻從來沒有過任何表示。不僅從來沒有給她送過禮物,甚至從來沒有主動做出任何表達愛意的舉動。除了女朋友這個頭銜,她完全感受不到自己是在和他交往。 這些只接受愛,卻不愿意付出愛的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 ? ?什么是囤積型伴侶? ? 囤積型伴侶(hoarding-orientation)是指在親密關系中非常吝嗇自己情感的人。他們不是不愛,而是把愛當作自己的一種資源,認為付出愛會消耗自己的資源,所以不愿意付出。 他們似乎處在一堵保護墻的包圍中,主要目標是在這個堅固的陣地中,盡可能多的吸納愛,盡可能少的付出愛。 有一個囤積型的伴侶是很痛苦的,“互相表達愛意”這種在普通情侶看來最正常不過的事情,囤積型伴侶都很難做到。 那種感覺就像是我說:“我好愛你!” 你說:“好的。” ? ? ?你/你的伴侶是不是囤積型的人? ? 囤積型人在親密關系中通常具有以下特點: 把愛等同于有限的消耗品,用一次少一些,常常冷靜地計算得失。不僅僅是情感,他們對一切事物或一切思想,就像對待錢財一樣,有條不紊。 ? 認為愛本質上是一種占有。試圖通過占有另一半而獲得愛,并且從不給予愛。 ? 如果被另一半要求給予愛,會立刻變得疏遠或者干脆破壞這段關系。對他們而言,與他人親密本身就是一種威脅。 他們其實并不指望從別人那里獲得愛。不付出愛是自己的底線,疏遠或者占有才意味著安全。 ? ? ?囤積愛的傾向從何而來? ? 心理學家弗洛姆(Erich Fromm)將性格分為兩大類型:生產型(productive-orientation)與非生產型(nonproductive-orientation)。而囤積型就隸屬于非生產型性格。 囤積取向的人,安全感建立在囤積和節約的基礎上,他們將付出當作是一種威脅。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嬰幼兒時期沒有得到照料者無條件的關注與愛。 兒童在第一次想給予爸爸媽媽一點東西(例如,寫一張賀卡、畫一幅畫)來表達愛時,受到了拒絕或忽略。導致他們認為就算自己付出愛,也不一定會有回應,久而久之也就不再愿意付出了。 ? ? 囤積型取向的個體沒有辦法真正的愛自己或者愛他人,因為他們不能在與他人的關系中深入的投入自己。 事實上,被人喜歡是一件相對容易的事情,你些許的優點、性格、長相、穿了一件特別的衣服等等,也許都會獲得別人的贊賞。 但被別人持續的愛著,才是最不容易的事情。與囤積型伴侶交往,是很沒有安全感的。這段關系的主動權完全掌握在對方手中。 正因為他們從來沒有主動表達和付出過愛,沒有投入,也就沒那么在乎。 ? ? 囤積型人從沒有想過創造雙贏的局面,只想玩一個“零和游戲”的游戲:愛的總量是一定的,別人必須輸掉,別人必須一直在付出愛,自己必須是贏家,自己必須一直在獲得愛。 他們只能以一種暫時而脆弱的方式與他人交換感情或者性。但愛是相互的,一直得不到回應的對方,很可能不再付出愛。 而囤積型的人對回憶都有一種特殊的忠誠,他們常常抓住過去的一切不放,并沉溺于以往的情感中。 丟失了對方的愛,對他們來說,是對自己想法的驗證,“果然愛是會被消耗掉的,果然我不應該付出愛”。 囤積型的人就這樣陷入了自己的負性循環中。 ? ? 囤積取向的人如何獲得持久的愛? ? 弗洛姆認為,一段成熟健康的親密關系在給予愛之外,還包含四大要素。 關心。主動關心我們所愛對象的生命和成長。 ? 責任感。人們常常認為責任感是義務,是外部強加的東西。責任感本質意義上,是一種完全自愿的行動。在成人之間的愛中,責任感主要是指關心對方心理方面的需求。 ? 尊敬。尊敬不是畏懼,是我希望我所愛的人從其所好,健全地成長和發展起來。“愛一個人,是接受他本來的面目,而不是要求他成為我希望的樣子。” ? 了解。必須客觀深入地去認識對方,而不是一知半解,看到對方真實的現實狀態,克服自己想像中被歪曲了的他的形象。只有客觀地認識一個人,才能在愛中了解他的真正本質。 ? ? 這四個部分聽起來容易,但對于從未付出過愛的囤積型伴侶來說,并非那么容易做到。可以先從以下兩點做起: ? 1. 嘗試愛自己 ? 如果一個人能夠愛自己,就可以源源不斷地產生愛和創造愛,來滿足自己對于愛的需求。自然不會時刻擔心自己的愛消耗掉、分享后就會減少消失。愛人前先讓自己試著成為獨立而成熟的個體。 ? 2. 意識到給予不是放棄 ? 試著告訴自己,給予不是被別人奪走或是犧牲。恰恰是通過給予,才能體驗自己的力量、充裕和活力。 給予讓個體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因而會欣喜萬分。試著轉換自己的思維方式,不把給予等同于一種犧牲或者讓步。 最后,送上小編非常喜歡的弗洛姆的一句話: ? 幼稚的愛是:我愛你,因為我需要你。 成熟的愛就是:我需要你,因為我愛你。 ? 這些有關于親密關系的困擾,咨詢師都愿意與你探討,與你一起探索親密關系中的恐懼、迷茫和困惑。 ? ? 參考資料 Fromm, E. (1947). Man forHimself: An Inquiry Into the Psychology of Ethics.? New York, NY: Rinehart. Fromm, E. (1956). The art of loving. New York, NY: Harper & Brothers. Fromm, E. (2014).Social Character in a Mexican Village: A Sociopsychoanalytic Study. Open Road Media. Real Love &?Conscience.(2011).https://realtruelove.wordpress.com/ 公眾號原創文章歸簡單心理版權所有 任何組織,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轉載和二次修改 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11940 閱讀

7個方法幫你及時緩解抑郁情緒

文/簡里里 上個月一個老朋友來看我問我怎樣,我說不好。 他聽罷說:我知道對于你處境艱難,但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時不時得這些糟心事情相處,有時候相處得好,有時候相處不好——但生活就是這樣呵。 他沒有給我任何建議,我甚至都不確定他是否聽懂我的困境,但他說的話著實讓我長舒一口氣。 這是生活本來面貌,面對低落、孤獨、抑郁,甚至對整個世界生出的敵意,你其實一點也不孤單。這是每個人都要做的功課。 恰好今天朋友轉給我一篇文章,講抑郁的十大啟示【1】。我覺得很有趣。于是在那篇文章的基礎上,選了一部分寫下來,算是分享和抑郁情緒相處的幾個工具。 1)制定細節的、明確的目標 抑郁的人傾向于訂的目標都太宏大或者模糊:“我想要快樂起來”、“我想要擺脫孤獨感”;而不抑郁的人,會說:“我打算每周給我好朋友打兩個電話”。 前者令人更加惶恐;而后者讓人更有掌控感,事實上也更能促成改變。 人抑郁的時候,容易深陷迷思,所有糟糕的念頭都一并而來:比如我完蛋了,我再也好不起來了,我很糟糕,我怎么才能好起來。 相信我,無數的人都有這樣自我懷疑,而且無比絕望的時刻。試試看,此時給自己一個更具體的目標:比如說去寫一篇文章,或者買一個拖把,跟朋友約一個飯局。 讓哲學家去思考人類終極的問題,我們來認真做好吃喝拉撒。 2)起身去做些事情,或是冥想 人在抑郁狀態的時候,很容易在消極的想法里面沉迷深陷,就像踩著轉輪的小老鼠,逃而不能。很多研究證實,在這樣的情形下,做冥想會很有幫助。 冥想當然有幫助——如果你會做冥想的話。對于我個人最有幫助的是,當大腦無法停止轉動的時候,把注意力放在身體上,比如摸一下身邊的物體,動動腳趾頭,去走一走,或者去做件小事情。目的是,關注你身體的感覺,而借此將注意力放在當下。 3)關于冥想 我多年前陪一個朋友去泰國的寺廟學冥想。冥想有很多種類,走路冥想、打坐冥想,諸如此類。我始終沒有學會冥想這件事情——說來羞愧,每次我都以極快的速度睡著過去。 但是當時老師說的一個技巧我一直在使用。他當時說,關注你的呼吸,關注你腦袋里面浮現出來的念頭。想像你面前有一個傳送帶(或者鐵軌),當你有念頭冒出來,將這個念頭打包,放在傳送帶上,讓它走掉;下一個冒出來,打包、放在傳送帶上,讓它走掉。周而復始。 我依然時不時會睡著,但這個技巧確實能夠有效地把我從胡思亂想的迷思之中拖拽出來。 4)給自己創造一個情緒上的“安身之處” 人在抑郁狀態下,很難回憶起什么快樂的感受。一個建議是,給自己創造一個情緒上的安身之處。 有的治療技術會讓來訪者在冥想的狀態下,回憶/或想像一個讓自己感到舒適、安全、快樂的環境/情境,這個環境可能是你小時候居住的房子、山清水秀的野外,或是年幼時好朋友的家,甚至是你想像出來的,讓你舒服和快樂的環境。 但重要的是,你念頭里面有這樣一個地方。這個地方能夠給你帶來好的感受。當抑郁侵襲的時候,你可以偷偷跑“回去”休息一下,積攢些能量。 5)去運動 一個長達26年的研究綜述表明,運動不止能夠在短期內讓人的心情舒暢,從長遠的角度看,它也能預防抑郁癥狀的發作。 最近和跑北京馬拉松的朋友聊天,大家一致的反饋都說,長跑是修行,也確實能夠舒緩壓力和讓人感覺更好。 抑郁發作的時候人特別不想動。那,就在抑郁發作之前,運動起來吧。 6)思維方式 研究說,一個人如果傾向于對事件產生大的情緒反應,那么TA就更容易遭受抑郁癥狀的困擾。 這亦是硬幣正反面。人敏感,就容易受到情緒的困擾;而不敏感,又可能喪失創造力和想像能力。所謂人在輕躁狂狀態下,特別適合藝術創作,因為那時人跳躍、豐富,有想像力。抑郁也一樣。 抑郁帶來壞處,它亦有它的好處。最大化那些好的部分,學著和那些壞的部分握手言和——當然很難,但值得嘗試。 7)接受它/Live with it 研究說抑郁狀態的人,看待事物比不抑郁的人更精準。也就是說,人不抑郁的時候更容易過度樂觀。而抑郁的人往往對現實的評估更準確。 我就說嘛,聰明的人才抑郁。人無知而快樂,聰明就得面對痛苦。當然,當你看到了痛苦的真相,仍然能保持快樂,這是大智慧。 大智慧不是生而即得,你也不一定非要有所謂大智慧——畢竟我們都是人而不是神。 就當這抑郁是上帝送給你的萬圣節禮物吧,Live with it 。 ? 參考文獻 【1】Depression: 10 Fascinating Insights into a Misunderstood Condition 本文中所有提到的研究,都源自這篇文章的引用。 ?

65134 閱讀

媽媽好像不愛她,對此她卻不能言語 | 在冷漠關系中做一個“成年人”(翻譯)

Daughters of Unloving Mothers:? Wounds and Strategies 不被母親愛著的女兒們:創傷與策略 文|Peg Streep ??翻譯|左培穎??簡單心理小伙伴 編輯|簡小單?簡單心理官方小編 在討論不被愛的創傷前,先談談依戀關系 在討論“缺愛”這個問題時,我們需要回到理論的土壤上,談一談依戀問題。 依戀理論認為,在嬰兒期和兒童期,母親是一面鏡子。如果母親是有愛且善解人意的,嬰兒就有安全的依戀:她會了解到自己是被愛的,同時也是可愛的。那種覺得自己很可愛的感覺——值得被喜歡和注意,值得被看見和被聽到——變成她建構自己最初自我感的基石,并為自我感的成長提供能量。 相反,如果母親是缺乏愛心的——在情感上是疏遠、抑制、不一致、甚或是苛刻或殘忍無情的——那么女兒了解的世界和自我也會有所不同。當然,背后的問題是,嬰兒在撫養和生存上有多依賴自己的母親,以及她的世界受限制的本質。 不安全的依戀最終要么帶來的是“矛盾”:孩子不知道會出現的是好媽媽還是壞媽媽;要么是“回避”:女兒想要母親的愛,但害怕向母親尋求愛所帶來的結果。矛盾型依戀教會兒童的是:關系的世界是不可信的;回避型依戀則造成了兒童兩種需要之間的沖突:對母愛的需要、以及保護自己免受母親在情感或生理上的虐待的需要。 關鍵的問題是,女兒對母愛的需要是一個最主要的動力,這種需要不會因為母愛的缺失而減弱。相反地,這種需要會伴隨著一種可怕且有破壞性的認知,即:那個本應無條件愛你的人并沒有這樣去愛你。為了愈合并對抗這種情況,女兒們所做出了各種掙扎。 這種掙扎會影響自我的很多部分——特別是那些與關系有關的部分。 因為沒有感受到被愛,你可能會遭遇這6種創傷 1. 缺乏自信與信任 一個感受不到被愛的女兒,她不知道自己是可愛或是值得被注意的,她可能在長大的過程中會一直覺得自己被忽視,或者被指責。她頭腦里的這些聲音是她母親的聲音,這些聲音一直在告訴她,她不聰明,不漂亮,不友好,不可愛,沒有價值。除非進行一些干預和修復,不然這些內化的母親的聲音會繼續侵蝕她的成就和才能。 ?還有女性透露,“我總在疑惑,為什么有人想要成為我的朋友?我總是無法控制自己去想。”她認為,關系從本質上來說都是不可靠的。研究表明,這類有著矛盾型依戀的女性常常在不斷地確認某種信任是否有保障的。 2.?設立界限有困難 很多女兒卡在“我需要母親關注我”以及不被母親關注的現實之間。她們說,自己在成人關系中變成了“討好者”。她們不能設立界限,而這些界限本應是能幫助她們維持健康、同時在情感上又可以長期維持的關系的。 很多不被愛的女兒都報告說自己在維持親密的女性友誼上有問題,而這個問題又因為其他議題而被復雜化:如信任的議題(我怎么才知道她真的是我的朋友?)、不能說“不”(不知道怎么的,我最后總是變成受氣包,做得太多)、或者想要一段非常親密的關系,但這種緊密程度卻讓關系中的另一方離自己更遠。在關系中,她們從來不會是“剛剛好”,要不就是太“熱”,要么就是太“冷”。 3.?準確認知自我的困難 ?一名女性分享了她在心理咨詢中的收獲:“當我還是個小孩時,我母親是這樣扯我后腿的:她關注我的錯誤,從不關注我的成就。大學畢業之后,我有過好幾份工作,但我每一份工作的老板都抱怨說:在逼自己去試著成長這一點上,我一直不夠努力。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正在限制自己,我用母親看我眼光來看待自己。” 這些針對自己的扭曲看法可能會延伸到每一個領域,包括我們的外貌。其他的女性還報告說,當她們在某件事情上取得成功時會覺得驚訝;在嘗試新事物的時候又會很遲疑,以此來減小失敗的可能。這不僅僅是低自尊的問題,而是一些更為底層的問題。 4.?將回避作為默認的姿態 有的時候,缺乏自信或覺得害怕都會將不被愛的女兒置于一個防御的位置。這樣,她就是在通過防御的方式來避免自己被“某個壞的聯結”所傷害,而不是通過主動去尋找一個穩定的、有愛心的對象來使自己避免傷害。 表面上,這些女性表現得好像她們是希望自己處于一段關系中。但在更深層面,一個更不被她們意識到的層面是:回避關系才是她們的驅動力。不幸的是,正是因為回避——不論是因為害怕,不信任或其他什么原因——讓不被愛的女兒們無法得到那種她總想要的、有愛的、支持性的關系。 5.?過度敏感 一個不被愛的女兒可能對被忽視很敏感,不論那種忽視是真實發生的還是想象出來的。一個隨意的評論可能承載著她童年經歷之重,但她甚至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過去都在關注自己的反應,或更確切的說,過度反應,”一個女性說道,她現在已經40多歲了。“有時,我會將玩笑誤解為其他東西,結果我就擔心得要死,直到我意識到那個人的玩笑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有一個不善解人意的母親往往意味著,不被愛的女兒經常有情緒管理上的問題;她們傾向于過度思考以及反芻。 6.?在關系中復制與母親的聯結? 可嘆的是,我們傾向于被我們所知曉的東西牽著鼻子走——那些最終讓我們不開心的情景卻是“舒服的”,因為它們對我們而言是很熟悉地。安全依戀的個體傾向于走出去,到世界里去尋找與自己有相似依戀歷史的人。而不幸的是,矛盾和回避型依戀的個體也是這樣。有時這會造成無意識的重復她與母親的關系。 “可以肯定的是,我跟我的“母親”結婚了,”一名女性說,“我的丈夫表面上跟我的母親完全不同,但結果,他對待我的方式跟我母親對待我的方式是一樣的,同樣的搖擺不定,我不知道他跟我在一起到底會怎么樣。他像我母親一樣,一會兒對我冷淡,一會兒對我細心,要么是極其挑剔,要么就是模棱兩可的支持。”最終,這名女性跟她的丈夫和母親都“離婚”了。 如何修復這種創傷?記住這9種方法 1. 獲取自信,并“看見”你自己本來的樣子 很多不被愛的女兒都提到了缺乏自信,這是內化的母親的聲音: 這個聲音告訴你,你沒有價值,你不可愛;矛盾的是,這種缺乏自信可能與你的成就共存,包括成為一個好媽媽好妻子,獲得學業或商業上的成功等等。正如一名60多歲的成功女性所說:“那個批評的聲音總在那里,并奪走我成功的喜悅。甚至是在剛剛成功之后,它也會讓我懷疑自己。” 2.? 書寫你的故事 你可以通過寫作來成為自己故事的敘述者。研究表明,寫自己的故事有很多的益處:當你寫作的時候,講故事的行為能讓你“以一個連貫的方式去組織和記憶事件,與此同時也能整合想法和感受。從本質上說,這讓個體對自己的生活有一種可預測感和掌控感。當一段經歷有了結構和意義,隨后,經歷所帶來的情感效應也會更可控。” 3.? 利用積極的記憶 治療師建議,“想想那些愛你的人——祖母、叔叔、兄弟姐妹或親近的朋友”——想想他們喜歡你什么。如果你發現內在的批評聲正在阻止你這么做——告訴你自己,它們在騙你,你也在騙你自己——請問問自己,為什么那些愛你的人會喜歡你?”在指責自己的時候調整你的想法,想想那些愛你、欣賞你的人可以幫助你穩住自己。 4. 設立界限,并重新設定 “敏感度” 界限問題在建立關系時遇到困難的一個關鍵因素。一些女兒缺乏界限,而另一些女兒的界限又太過穩固(比如我不信任任何人)。而健康的界限給你足夠的空間去表達你的需要和情感,也給你足夠的空間去做你自己。 5.? 做調查 通過有意識的調查那些讓你覺得不舒服或不開心的關系,你可以主動的去管理你在界限上的困難。問問你自己為什么還處在這段關系中:你是缺乏離開的勇氣嗎?這是你與母親關系的“遺留”嗎?你不能夠維護自己嗎?一位女兒告訴我,她的問題是對他人需要的過度回應,卻從不求回報。她將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寫成文字:“我寫下我對自己生活的期待。我列了一個清單,記錄我“感激”什么,感激誰。我開始注意自己對任何有需要的人都有給予的傾向,同時也問自己為什么想這樣做。” 6. ? 學會按下暫停鍵 記住三個字:停、看、聽。我們需要聚焦,并有意識的關注一些情景。不讓自己總是變得防御或過度反應,而是學會后退,思考自己的感受是什么,思考自己為什么會有這些感:我的某種反應是對當下某事的立即反應,還是它勾起了我過去的一些事情?我真的看清當下的情況了嗎?給自己足夠的空間去檢視你感受的由來及其本質吧。 7. 換個視角:問“為什么?” 想一想:當你回憶起一個情緒事件,你是將自己浸泡到里面,去重新體驗當時你體驗到的情緒;還是從一個較遠的視角去看它,就像它發生在別人身上一樣?在問自己“發生了什么”的同時,試著問自己“為什么會發生”?采用一個較遠的視角,再加上問“為什么”,你將關注點放在他人及自己的動機上,可以幫助被試加工消極情緒,同時繞開反芻的怪圈。 8.? 管理好你的界限 兒童不具有與母親設立界限的能力或權力,但成年的女兒必須與母親之間建立界限。設立界限的程度在于:你仍然需要同母親保持聯系,但是你要給予這個聯系設定界限。這背后的原因多種多樣:怕被認為是不孝順;想與兄妹或父親保持聯系;認為給自己的孩子一個祖母是一件重要的事。 總之,你要盡可能的清楚你需要的界限在哪里(你允許在你們之間發生哪些事情,哪些事情是你的底線),列一個你不可接受的行為清單也是有用的。 9.? 放棄“一廂情愿” 建立新界限是困難的,尤其是當你的母親不覺得需要建立新的規則,或者不配合時。你需要徹底的清楚你建立界限的原因,以及你的期待。要實際,放棄“一廂情愿”,因為你可能會受傷。問問你自己,建立界限是否重要到允許你自己被傷害。 最后,正如治療師Diane Barth所說,你不得不對你和母親在你生命早期所扮演的角色做一個對調:“訣竅在于,你要試著堅定,但同時要溫和,試著成為關系中的成人,試著向你母親說明你對她、以及對自己的期待。” 無論你與你母親的關系是怎樣的,請記住,只有你能決定是否繼續、以及如何繼續與你母親聯結,相信你自己的判斷。同時學會接納失敗,因為也是是這趟療愈之旅的一部分。 沒有人是真正完整的,但你可以是另一種模樣,你可以按自己的定義去生活,被愛你的人們所圍繞——你們原本就值得擁有這一切。 ? ▓文章為簡單心理編譯,轉載務經授權。 投稿或版權合作:[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公眾號“簡單心理"(janelee1231)

20851 閱讀

“為了愛別人而犧牲自己?” | 我們如何愛自己

我們為什么要學會愛自己?? 愛自己是自私嗎? 能否愛自己是親密關系的一個核心問題。 從依戀關系角度來講: ????? 一個人怎么形成對自己的認識以及對其他人和整個世界的認識的呢? 從一出生起,甚至是胎兒時期,重要養育人(一般是父母)就在塑造著我們和我們的內在世界。 當還我們是小嬰兒時,我們被重要養育人(一般是父母)撫育的過程中,不斷的收到各類信息: 比如小嬰兒被媽媽抱著的時候, ????? -媽媽抱的姿勢是否讓孩子感到舒服?媽媽的身體是僵硬的,還是放松的? ????? -媽媽是否能敏感的覺察到孩子的反應,并及時作出調整? ????? -媽媽的眼睛是否注視著孩子?是真的在關注的看,還是心不在焉的一掃而過? ????? -媽媽是否和孩子說話?說話的時候語氣,語調是怎樣的?是否是輕柔,舒緩的? ????? -媽媽的表情是怎樣的?是微笑的?面無表情?還是厭煩的? 對于小嬰兒來說感受是全方位的。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孩子在養育者不同的方式下會有各種各樣不同的感受,而這種感受就被孩子在內心里怎么樣的加工理解,從而形成了對自我的認識,以及對其他人和整個世界的認識。 如果媽媽輕輕的抱著孩子,微笑著注視,輕柔和緩的說話—— 孩子會感覺很舒服, 感覺自己是被喜歡的、被接納, 媽媽是好的, 世界是安全的。 如果媽媽身體僵硬麻木地抱著小嬰兒,不去關注,不理睬—— 孩子的感覺會很糟糕,不知所措,無所適從, 會感受到自己是不被愛和接納的, 媽媽讓我感覺很糟糕, 媽媽是不好的, 世界也是不安全的。 這是一種分裂狀態,孩子無法把自己感受到的整合起來,難以建立良好的關系和安全感。 很多人在成人之后會出現一些問題, 最極端的情況是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癥: ????? 多起病于青壯年,常有感知、思維、情感、行為等多方面的障礙和精神活動的不協調。一般無意識障礙和智力缺損,病程多遷延。 精神分裂患者的不協調就像媽媽帶給孩子很多不協調的感覺。并且,很多精神分裂的患者會有被害妄想或幻聽,幻聽的內容多是咒罵、嘲笑。這是不安全感比較極端的情況。這些患者難以建立起正常的親密關系,也許,在他們生命的早期階段遭遇到了讓他們害怕不安的一些經歷。 還有一些人格障礙的問題, 人格障礙: ????? 指人格特征顯著偏離正常,使患者形成了特有的行為模式,對環境適應不良,常影響其社會功能,甚至與社會發生沖突,給自己或社會造成惡果。人格障礙常開始于幼年,青年期定型。持續至成年期或者終生。 例如 偏執型人格障礙:以猜疑和偏執為主要特點。 ????? -表現出普通性猜疑,不信任或者懷疑他人忠誠,過分警惕與防衛; ????? -強烈地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有將周圍發生的事件解釋為“陰謀”、不符合現實的先占觀念; ????? -過分自負,認為自己正確,將挫折和失敗歸咎于他人; ????? -容易產生病理性嫉妒; ????? -對挫折和拒絕特別敏感,不能諒解別人,長期耿耿于懷,常與人發生爭執或沉湎于訴訟,人際關系不良。 在這里,我們可以看到關于人格障礙的一些診斷,人格障礙也是很難保持良好的人際關系。 精神分裂、人格障礙,在他們的內心世界里,他們是不被愛的,別人和世界是糟糕的。 所以,為什么要愛自己? 一個人只有足夠的愛自己,才能真正的愛別人。這不是自戀,也不是自私。 心理咨詢的過程 是在來訪者心中重建一個空間, 讓他們可以感受到安全和接納, 從而學會愛自己,愛別人。 而咨詢師對來訪者的愛, 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接納, 是人性的關懷。 如何愛自己呢? 下面的10個方法教你如何自愛。 ? 一、停止自責? 別再殘酷地對待自己。 在問題家庭里成長起來的人有高度的責任感,童年給他們的感覺是: ????? “我一定有什么異常。” 請花點時間,想想那些你罵自己的話是否在你的童年里出現過。 這些話并不是你的真實狀態,很多人之所以責備你只是在發泄自己的情緒。 給自己創造“有價值”的感覺是很有必要的。 當我們覺得自己不夠好時, 就會使自己總是處于不幸, 給自己的身體制造疾病和疼痛, 拒絕對自己有好處的東西。 請別故作完美,我們不會隨時都有安全感,因為我們只是凡人。 ?二、停止讓自己感到恐懼? 我們許多人總是喜歡嚇自己,使得處境越發惡化。 我們把一點小事想得很嚴重,總是期待生活的最壞,這是一種可怕的生活方式。 如果你發現自己習慣性地在心里自我暗示不好的事,請用想象美好的事物來替代它,例如:美麗的風光、日落、鮮花、體育運動或其他你喜歡的事。 ?三、耐心呵護自己? 沃林·阿諾曾經詼諧地寫過一句話:“哦,親愛的上帝,我祈求忍耐,我現在就需要它!” 忍耐是個很重要的因素,不忍耐就是拒絕學習,我們希望不學習或不經過必要的過程就得到答案。 我們每個人都會犯錯,學習過程中出現失誤沒有關系。 許多人喜歡指責自己不夠完美,如果在三分鐘內不能完美地做好某件事,就認為自己不夠好的話,那就等于不給自己機會。 ?四、善待自己的心靈? 請不要因為有消極思想而厭惡自己。 思想的出現是為了建設我們,而不是為了戰勝我們。 放松非常有用,它可以幫助我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不論什么時候,你都可以 深呼吸 ,閉上眼睛,把緊張釋放出來。呼氣的時候,請輕輕地對自己說“我愛你,一切都會好的”,然后,你會覺得多么寧靜,你正在給自己制造新的思想,你沒有必要緊張和恐懼地生活。 默想 是最古老、最簡單的方法。 我們要做的是放松自己,靜靜地自我暗示“愛”“寧靜”等對我們有益的詞語,和自己重復“我愛自已,我原諒自已,我得到了寬恕”,然后傾聽內心的聲音。 想象積極的畫面 能使你看到美好的、清晰的場景,幫助你自我暗示。卡爾·西蒙頓在《恢復自已》一書中為癌癥患者介紹了許多想象的技巧,這些技巧富有成效,最重要的是,要和自己的特征相結合。 ?五、贊美自己? 指責摧毀內在的靈魂,贊美可以塑造靈魂。 請認識你的力量,我們是無限智慧的體現。 請從最小的事做起,告訴自己,你很棒。 請讓自己接受美好的事物,不論你是否認為自己配不配得到。“不配得到”的思想會使你拒絕美好的事物,會阻止你得到想要的東西。 ?六、幫助自己就是愛自己? 尋找能夠幫助你的朋友。 與其自己努力了,又因為做不好而生自己的氣,不如下一次尋求一些幫助吧! 每個城市都有一些團體可以幫助人們解決各方面的問題。如果你找不到自己需要的團體,你可以自己組織一個。這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可怕,三兩個遇到同樣問題的朋友聚在一起,共同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 ?七、愛自己的缺點? 缺點是你的一部分,就如同我們是上帝的一部分,創造我們的上帝,不會因為我們犯錯而厭惡我們,他知道,我們已經做得最好了。 你和我都曾經犯過錯,如果我們還在懲罰自己,那懲罰將成為習慣,讓我們不能釋放,也不能找到積極的解決辦法. ?八、照顧自己的身體? 身體是你暫時的棲身之地,是美妙的家園,我們是不是需要照料和愛護自己的家園呢? 毒品和酒精、過量飲食是逃避問題的最常見的方法,如果你染上了毒品,并不意味著你不是好人,而是意味著,你還沒找到更積極的辦法滿足自己的需要。 請找到自己喜歡的鍛煉方法。請在鍛煉的時候自我暗示積極的思想,那將會幫助你清除有關身體和體形的消極思想。 ?九、從鏡子里看自己? 我經常強調鏡子的重要性,因為我們可以通過照鏡子來找到不愛自己的原因,你可以用鏡子來做許多練習。 每天早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 對著鏡子里的自己說: ????? “我愛你,今天我要為你做點什么呢?我怎樣才能使你幸福呢?” 聽聽心里的聲音,按你聽到的聲音去做。 如果今天有什么不如意的事, 請走到鏡子面前說: ????? “無論發生什么,我仍然愛你。” 不論世事怎樣變化,只有你對自己的愛不會變,這是生命中你擁有的最重要的東西。 如果遇到了什么好事, 請走到鏡子面前說聲“謝謝”, 讓自己知道,你為自己創造了美好的經歷。 你還可以在鏡子里學習“原諒”。 你可以在鏡子里和別人對話,特別是當你害怕和他們直接對話時,你可以在鏡子面前說出所有不敢說的話,清除一切和父母、上司、醫生、孩子和愛人之間的不愉快。 請注意一點,最后要向他們獻上愛和接納,因為那才是你真正需要的。 ?十、請從現在開始愛自己? 請不要再拖延了,“不滿意自己”是一種習慣模式。 如果你現在就能愛自己、接納自己、對自己滿意, 當有美好的事物出現時, 你就會覺得幸福; 如果你學會了愛自己, 就能愛和接納別人。

16795 閱讀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焦慮? | 如何自我評估焦慮狀態

文章 你好,我叫焦慮(點擊可查看)告訴了大家: 焦慮是什么? 焦慮和焦慮障礙有什么區別? 焦慮障礙有哪些類型和表現? 今天的這篇文章是如何自我評估焦慮狀態,以及焦慮障礙的治療方法有哪些。一起來看文章吧~ 你也可以把這篇文章,轉發給經常焦慮的朋友,會有幫助的。 我焦慮了,該咋辦? ? 文|閆煜蕾 簡單心理咨詢師 一、自我評估焦慮水平的方法 ? ? 焦慮情緒的強度 可以用主觀評分表來評估自己的情緒。 大家可以在想象中畫這樣的一只溫度計:溫度從低到高分別是0-8,0就表示完全沒有焦慮情緒,8表示你能想象的最焦慮的狀況。而4是個中間值,這個焦慮的水平為多一分就感覺痛苦感出來了,少一分就覺得這事兒沒啥大不了的。 ? 然后,你就可以去評估自己最近的焦慮水平是4以下還是4以上?如果是4以上,是靠近8?還是靠近4?這樣大概就能知道自己總處在怎樣的焦慮水平上了。 還可以用這個主觀評分表去評估單獨某件引起焦慮的事情。如果只是偶爾有一些事情評分比較高,大多數情況下都在4以下,那就沒什么關系。但如果很多事情都能評分到4以上,并且對最近一段時間的整體評價都在4分以上,比如一周,或一個月,那就是比較高的焦慮水平了。 ? ? 社會功能的損害 即焦慮癥狀在多大程度上損害了社會功能。所謂社會功能,是指在現實世界中需要去做的事情,比如學生需要去上學,成人需要去工作(可以從這幾個方面考慮的社會功能,Work, Love, Fun,即工作和學習,戀愛和人際,娛樂和休息)。 我們需要來評估,焦慮使自己在多大程度上想做的事情做不了?該做的事情做不好? 同樣也可以去想象那個溫度計,0代表對生活沒有任何干擾,8代表生活因為焦慮已經完全沒法運轉了,4代表生活被焦慮帶來的消極影響是中等程度的。如果小于4,則表示這個干擾還行,生活還沒有亂套,如果大于4 ,表明很多事都因焦慮變得很糟糕。你會給你社會功能受損的分數打幾分呢? 需要注意的是,自我評估不是診斷,也不能代替精神科醫師或者臨床心理工作者的評估工作,因為自我評估會帶有一定認知偏差和盲點。如果感覺自己焦慮偏高,體會到了比較明顯的情緒痛苦,且持續了一段時間,建議去看專業的臨床心理治療師。 二、高焦慮的自助辦法 ? 正念是一種對高焦慮情緒比較有效的辦法。 正念療法的創立者卡巴金寫的《此刻是一枝花》,也可以購買閱讀。實際上佛教禪宗、打坐冥想的這種修行方式和正念也有很多相通之處。瑜伽中的冥想術也對改善焦慮情緒有很好的幫助。焦慮情緒偏高的人還可以去參加正念的工作坊和團體治療小組。 ? ? 要注意的是,任何自助方法都不會像吃止痛片一樣即刻起效。焦慮是一個慢性的問題,因此它也提示我們應該去建立一些持久的應對方法,不管正念還是瑜伽,需要去把它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 自助方法也有一定的局限性: 第一,人是有惰性的,所以很少有人能夠把自助的方法堅持下來; 第二,在自助的過程中,會遇到一些困難,如果不能與專業的咨詢師討論解決這些困難,自助的效果會大打折扣。 因此,如果評估的焦慮水平較高,建議去見一見專業的心理咨詢師。 三、在專業的心理咨詢中,會怎樣來治療? ? 社交焦慮——認知與暴露療法及團體治療 ? 認知療法基本的假設是,情緒是由我們的認知解釋決定的,而不是由情境本身決定的。認知療法,就是改變這種決定情緒的認知方式,來取得情緒的改變。 認知療法認為,很多焦慮情緒與個體的自動化認知有關系,較多是因為個體在情境下產生的一種負性自動思維。這些思維有著兩種顯著的特征:第一是高估壞事發生的可能性,第二是高估壞事發生的嚴重后果。而正是這種負性自動思維,讓人非常焦慮。 ? 舉個例子,有個典型的社交焦慮障礙患者,和別人說話時非常緊張。但是,這種緊張情緒并不是因為和別人講話就必然導致的,而是因為在和別人講話時產生了一種自動化的認知,這種自動化的認知里有這樣一種負性自動思維:“如果我說錯了,其他人會看不起我。”(高估壞事發生的嚴重后果)。 ? 在認知治療中,咨詢師會和來訪者對負性自動思維進行認知重建,找出負性自動思維的不合理之處。 ? 還是上面這個例子,“如果其他人說錯了,我一定看不起其他人嗎?”、“即便有一些人看不起我,那么這會導致怎樣的嚴重后果呢?” 通過反復地思維練習,讓來訪者察覺到自己的負性自動思維,也能意識到其中的認知偏差,并反駁自己的不合理信念。這也就基本上實現了治療的目標。 ? ? 暴露療法則偏重于行為上的矯正。簡言之,就是去掉回避行為。 比如,如果非常回避社交場合,那就告訴自己不能回避,要去,并在社交場合下體會自己的焦慮,識別焦慮背后的信念是否有不合理之處,并且適應在社交場合下的焦慮,最終實現不再回避。 ? 另外,團體治療對社交焦慮的效果也有大量研究證實。 團體治療給來訪者們提供了一個真實的社交情境,社交焦慮有機會暴露在團體成員之間。團體治療師和團體成員可以在這個情境中覺察這些焦慮,并有機會做一些社交行為上的試驗,也有機會帶著覺察去驗證過度的焦慮是不需要的,讓來訪意識到不擅長社交也不會導致什么嚴重的后果。 ? ? 廣泛性焦慮——認知行為治療 廣泛性焦慮最核心的特征就是過度擔憂,并存在兩種與過度擔憂相關的認知歪曲:夸大壞事發生的可能性,夸大后果的嚴重性(災難化思維)。 單純用放松訓練對于過度擔憂的效果并不是很好,而認知行為治療和放松訓練結合起來是更好的治療方案。 就像如何應對社交焦慮一樣,治療師和來訪者去探索在這些焦慮情緒背后的認知歪曲,然后試著用更加理性的想法去代替這些認知歪曲。同時,可以采用暴露療法,把試圖消除擔憂的行為停下來,暴露在擔憂之中,以習慣這些擔憂。 ? ? ? 驚恐障礙與場所恐懼癥——驚恐控制治療 包括認知重建、漸進式的內部感覺暴露(比如椅上旋轉和過度換氣)、漸進式肌肉放松等。 如果是伴場所恐懼的驚恐障礙的話,可以進行現場暴露。 另外,臨床研究發現心理治療方案的療效與藥物治療,以及心理治療聯合藥物治療相比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不一定非要服藥,且心理治療的效果比藥物治療的效果更持久。 四、這樣一個小“栗”子 ? 有這樣一位來訪者,他患有嚴重的社交焦慮,害怕和別人說話,在了解他是害怕別人給他負面的評價的基礎上,咨詢師引導來訪探索為什么他這么害怕負面評價。 通過對來訪童年及父母之間互動關系的探索了解到,來訪有位非常挑剔、總是批評他的母親。在來訪的心理世界中,得到媽媽的負面反饋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因為這讓他覺得自己是個毫無用處、一點價值都沒有的人。 所以在小時候,他會非常努力去避免得到這樣的反饋,那就必須去猜測媽媽希望他怎么做、怎么說,然后他就那樣去做。當他長大后,他也這樣去猜測周圍的人希望他怎么做、怎么說,可是并不能總是猜測明白。因此他很痛苦,覺得自己每天都在得罪別人,讓別人不滿意,而因為他讓別人不滿意,所以他是個失敗者。 探索了這些內在的心理原因后,來訪就有機會得到新的內省:比如,自己活著并不是為了取悅別人、讓別人滿意,自己也是有來自內心的需求的;即便其他人對自己不滿意,也并不意味著自己就是個失敗者。 在心理治療中(動力學取向),咨詢師幫助來訪將理智上知道的東西和情感進行連接,這就讓來訪真的有一天就開始覺得,自己真的是個蠻好的人,不是個失敗者。 當獲得這樣的內省和認知上的轉變后,以前有問題的行為模式就跟著發生了變化。 ? 如果一個人能夠去探索和理解他的焦慮情緒背后的心理沖突,對于他解決這些焦慮帶來的現實問題會非常有幫助。 ? 精彩問答: Q 1: 我在過去半年內出現過3-4次心跳加速、呼吸急促,需靜坐30-60分鐘休息才能平復。看過醫生說無異常,只說是心臟神經官能癥。請問這個是不是不用太當回事,自己多調節就好了? 閆煜蕾 :看起來像是驚恐發作。但是需要看這種發作之后,是不是心理上很害怕再次發作。如果不是很害怕,且醫生檢查也并無大礙,那有可能是體質上比較敏感。另外,有些人的氣質就是焦慮類型的,這種類型的人有較強的生理喚醒,對于軀體的反應敏感度很高,更容易感受到內在感覺的變化。 要提醒注意的是,不要糾結于它會不會再來,身體難受是難受,但是你不去管它,過去就過去了,但是如果一直害怕再次發作,這樣焦慮就上升了。 ? Q 2: 每次遇到比賽或者比較緊張的時候,會拉肚子,這是焦慮的表現嗎? 閆煜蕾 :這個是比較明顯的腸易激惹癥,是比較典型的焦慮障礙。 ? Q 3: 不能一個人獨處是不是焦慮呢? 閆煜蕾 :社交焦慮和性格內向是有區別的。社交焦慮會帶來社會功能的損害,且有痛苦的感覺,內向不會太有這種痛苦感,因為非常接納這樣的狀態。 ? Q 4: 對于焦慮,是否在有心理治療的前提下,盡量選擇心理治療而非藥物治療? 閆煜蕾 :這個一直有很多爭議。很多時候,精神科醫師覺得應該加入藥物治療的,但是也有很多研究(將很多很多臨床研究放在一起的元分析)證實,單純的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聯合心理治療相,與單純的藥物治療,三者效果是差不多的。所以說,焦慮障礙在臨床證據上顯示,是沒有必要服藥的,而且還有證據顯示,單純心理治療的效果要比單純藥物治療的效果更持久。 這里還要多說一句,如果大家有去看精神科醫師,有進行藥物治療,大家還是要謹遵醫囑的,因為精神科醫師是有權通過藥物來對患者癥狀進行治療的。 “任何心理問題都不是只言片語就能解決的。如果你識別到了你有這樣的痛苦和需要,可以去找各專業的心理咨詢師,分享這種感受,在咨詢室中系統地專業地去解決這些問題。” ? ? 本文首發于公眾號簡單心理(janelee1231) 公眾號原創文章歸簡單心理版權所有 任何組織,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轉載和二次修改 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52136 閱讀

親密關系中犧牲自己真的是為了TA? | 我委屈求全,只為你

在親密關系中,你是不是那個總是付出和犧牲的人?又或者你的另一半是否常常會說: “我為你做了那么多,你怎么能這樣?” 如果你的答案是YES,但你又不了解這些行為的背后,究竟是種怎樣的心理,那么這篇文章很值得一看。 ? “我做了那么多,都是為了你” 在追不同國家電視劇的時候,我慢慢總結出劇中對于親密關系模式的勾畫特點: 美劇中對于愛情最為直接,愛或不愛都會簡單,雖然有時也糾結。比如《傲骨賢妻》里的艾希利亞,她和老公或是威爾的愛情,都更自由。無論如何都會更多的尊重自己內心的想法,愛就愛了,不愛就結束了。 韓劇的愛情典型的就是一個王子旁邊是個不著調的姑娘左晃右晃,或者一個高冷的姑娘身邊圍繞著一個或幾個逗逼,或者混不吝的男孩子,然后左右糾纏。 再反看我們中國的情感劇,總會有些沉重的感覺。我為了你犧牲自己,但你又不知道,于是我們就相互虐。雖然最后通常都是那個最無辜的,犧牲自己最多的人有好報,但在錯綜復雜的關系里,我們總要繞來繞去,只為對方能了解“我”的心意。 記得前段時間有另一部挺有趣的劇,叫《好先生》,劇中的陸遠寧可自己沒錢還貸款,不得不進監獄,讓自己好友照顧女朋友,消失了若干年,他的說法是“為了她好”。這一句“為了對方好”,抵掉了所有的埋怨,并且自己還居于道德制高點的位置上。? 我在想,為何我們的電視劇如此去設計情節?可能這也是很滿足我們一直以來的“自戀感”,那就是,我為你才變成如此這般,但我更偉大。? 我如此對你,你永遠都欠我的 這反映了是我們中國人從原來到現在的情感生活的面貌。那就是,通過犧牲,來證明自己的情感是真摯的。這很辛苦,很虐,但也吸引我們足夠的關注。 《好先生》陸遠寧愿自己受委屈,也要隱瞞女朋友,因為他要面子,還因為他覺得自己是個男人。 揭開這些面具,我們能看到什么?我想是真實自體的虛弱感。(自體:指個人思想世界中的自己) 當一個人無法面對自己的虛弱時,TA就把這部分無價值感投射給對方。看上去是為對方好,實際上對自己極大的嫌棄,也就是內心里那種“我不值得你對我這么好”的觀念在慢慢地發酵。同樣,他們也把決定權投給了對方,“我如此對你,你永遠都欠我的”。 這樣的電視劇會很受歡迎,可能確實符合了很多人的內心,因為多少人心里都覺得自己委屈啊!可以預想,這個委屈中包含著多少糾纏與恨意在呢? 我們為何要在關系中犧牲? 我們的內心情結里為何有如此多深重的情感? 這或許和我們的歷史發展相關:從農業社會群居,人多更有優勢,到走向個人的獨立個體。在這樣的過程里,我們內心里對于聯結和親密格外地重視,在親密關系里寧可犧牲也不愿放棄,這就是“在一起的糾纏”。??? 只是為何一定要犧牲呢? 可能我們的集體潛意識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假設就是:“如果我沒有犧牲,你還會愛我嗎?” 這是一個聽上去很憂傷的問題。但從精神分析的角度看,這也可能反映了一個人與母親的關系是多么糾結。 在我們的嬰兒階段,當我們無法確認自己是誰的時候,我們和母親緊密地共生在一起。 母親微笑,孩子也會高興。母親生氣,孩子會不高興。慢慢地,孩子開始會從絕對依賴過渡到相對依賴,會逐漸發展出適合與母親相處的方式,比如如何令媽媽高興?如何讓媽媽注意到自己等等。 而在無法有自己存在感的母親身邊,孩子可能學得最多的就是用各類扭曲的方式來傳達自己,比如犧牲。 也就是說,“我為了別人,才可以有我的存在”,這是一種低到塵埃的價值感,但又是一種強迫他人注意的控制力。同樣,這是可以引起孩子或者周圍人愧疚感的最有力的吸引方式。 自我犧牲的動力與結果 究其根本,“犧牲”這種方式下面所隱藏的是一個人深深的無力與匱乏,于是你需要去其他人那里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從另外一個角度講,這也是一種連接方式。一個人從兩歲起就需要分離個體化。(個體化:指個體脫離原本所依賴的家庭而形成自己獨立個性心理的過程) 但在很多家庭中有了孩子之后,妻子便把所有注意力轉向孩子,父親受不了被忽略,從而選擇遠離。 母親和孩子越來越關系粘膩,父親也懶得進入家庭系統發揮作用,這也進一步鼓勵了母親和孩子牽連的關系。 當孩子想分離時,母親此前的犧牲會令孩子充滿愧疚感而無法分開。在這個孩子之后的新的關系中,他所最擅長——或者說從之前的經驗中所習得的連接方式就是“犧牲”——通過犧牲來完成連接。 但這里又出現了新的矛盾。在現實生活中,大多數“犧牲”的結果是付出者更加痛苦,“不公平”情緒越積越多。因為在犧牲者眼里,他人都成為“虧欠者”。 我們該怎么做? 犧牲抑或分離,是每個人在情感關系里都可選擇的答案,糾纏還是選擇放棄,自然也是可選項。 我們需要理解的是:在親密關系里的“犧牲”背后,潛藏著巨大的自我“需求”: 犧牲者期待的是別人能看到Ta在犧牲,能憐惜、用情感的方式回報Ta,能真正地看到Ta不得不通過“犧牲”來獲取這種“聯結”的不容易。 可是,關系里的另一方經常會用抗拒的方式來回應犧牲方。因為在接受付出時,他的內心也會潛藏著愧疚感。于是他往往用更多地索取,來回避自己內心所不愿面對的“不平衡與內疚感”。 這種高度習慣性地運轉很難停止,我們往往無法立刻做出改變。但是,無論你是犧牲的一方還是索取的一方,都可以暫時停下來,思考這樣幾個問題: 你是誰?你的價值究竟由誰決定?? 你是否愿意放棄滿足他人的欲望與期待,或是他人施虐與受虐的需求,作為自己生命的主體,重新理解你與世界的關系? 希望你在思考后,可以找到屬于自己的答案。 ? 參考文獻: 《犧牲——精神分析的指標》作者:侯碩極,翻譯:楊明敏、謝隆儀臺灣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共同出版

6675 閱讀
微信捕鱼游戏大全免费下载 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时时彩双胆技巧算法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分享 盛兴秒速时时开奖 斗地主单机版斗地主 360时时彩走势图 快三如何猜大小单双 百苑国际 pt电子网络游戏 重庆吋时彩五星个位走势图 快3大小单双技巧稳赚 麻将技巧秘籍 qq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 大家乐服务员上班时间 ag动物狂欢打法 时时彩一码选号方法